通知公告:


首页  >  资讯动态  >  最新动态

资讯动态

最新动态

我国粮食流通面临“托市困境”

文字:[大][中][小] 发布时间:2014-8-5  浏览次数:1412
粮食价格涨跌并不固定,托市价格却一路上升,结果扭曲了粮食市场价格,国有企业包袱越来越重,当下的小麦托市困局具有标本意义,粮食流通体制改革亟待升级。
针对夏粮十一连增后的收储情况,记者在山东、河南、安徽、陕西、湖北等粮食主产省进行了调研采访。多年来的托市政策稳定了农民收益,是国内粮食连年增产的重要推动力。但一些地方出现的共性问题不容忽视:连续的政策性收储使得大量粮源进入国家库存,造成局部地区仓容紧张;一路上涨的托市价引发天花板效应,形成多重粮价倒挂现象。
农业专家表示,某种程度上说,当下的小麦托市困局具有标本意义,有关部门应统筹考虑,以构建目标价格体系为切入点,更好地发挥市场作用,推动粮食流通体制改革。
仓容紧张日益凸显
在小麦主产区安徽宿州市埇桥区,区粮食局副局长宋长生告诉记者,自5月30日安徽启动小麦托市收购以来,前期还有部分粮食加工企业零星收购,然后就大都是国家粮食收储企业的托市收购。截至目前,90的小麦收购都是政策性的托市收购。他表示,在面粉行业不景气的背景下,不少粮食加工企业处于停产状态,由此导致大量粮源进入国有粮食库存,给仓容带来很大压力,一些农民未来可能出现卖粮难。
丰收带来的类似烦恼在湖北省同样存在。该省粮食局副局长费仁平表示,当前全省国有粮食仓库爆满,仓容紧张,如果不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加以应对,不久后秋粮上市将很可能无处安放。
据了解,目前湖北省正在加紧维修危仓老库,预计新增11亿斤仓容,加上促销腾仓部分,总计可以腾出仓容20亿斤左右。但按照秋粮托市收购60亿斤的规模,仍将有三四十亿斤的缺口。
在传统产粮大省河南,小麦购销工作正在平稳进行。记者从多部门获悉,尽管目前该省尚未出现仓容紧张局面,但随着粮食生产能力的增强,未来仓容缺口隐忧犹存。
中储粮河南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河南粮食总产已连续8年超过1000亿斤,2014年预计将稳定在1100亿斤以上。按照《河南粮食生产核心区建设规划目标》,到2020年该省粮食总产将达到1300亿斤,商品粮将突破900亿斤,需要有效仓容1000亿斤。
从收储能力看,目前全省地方粮食企业有效仓容仅有421亿斤,中储粮企业仓容254亿斤,仓容缺口高达325亿斤。按照当前的政策性收储势头,势必对将来的储粮安全带来不利影响,并有可能出现卖粮难问题。这位负责人说。
托市收购越来越走不动
除了大量收储造成库容紧张外,长期实行的托市政策在其他方面也遭遇了天花板效应,使得这一惠农政策的执行日渐陷入困局。
一是粮食经纪人截留托市政策红利。在宿州市一处国有粮食收购点,记者遇到了前来售粮的当地农民刘红军。他告诉记者,自己当天销售小麦1.7万斤,拿到了2万多元现款。
然而,和普通农民不同的是,刘红军此时的身份是粮食经纪人。自从托市收购启动以来,他就和家人一起开始在周边乡镇收购粮食,平均每天收购4万多斤。总计收购约100万斤小麦。按照比托市价低3分钱的收购价,除去油钱、路费等各种成本,每斤赚1分钱左右。
记者在安徽多个粮食收购点看到,类似刘红军这样的粮食经纪人还有很多。中储粮宿州直属库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该市有1000多个粮食经纪人,大的有2~3辆农用汽车,小的用三轮车运输,收购量占粮食收购总量的百分之六七十,农户自己来收购点售粮的仅占3成左右。
记者了解到,粮食经纪人的大量出现,与农村青壮年劳动力短缺,不少农村流行卖地头粮息息相关。在小麦大省河南,中储粮安阳直属库党委副书记尚社民介绍,当地老百姓目前卖地头粮的在40左右,近年来这一比例还在增长。
河南滑县王庄镇种粮大户张登云表示,国家启动托市价的初衷,本来是保证农民种粮收益,现在因为种种原因,粮贩子锁定了农户到国有粮库的最后一公里,做起了旱涝保收的生意。国家的钱没少花,种粮农民却并没有完全享受到应有的实惠。
二是粮价长期倒挂影响粮食市场健康发展。包括粮食加工企业在内的多方市场主体提出,自2006年托市政策实行以来,小麦托市收购价格一路上涨,头几年甚至以每年0.1元的价格走高。这种单方面的只涨不跌行情,扭曲了正常的价格形成机制,形成了国内与国际、产区与销区、原粮与成品粮等多重价格倒挂现象。据悉,从2012年起,国内麦价就开始高于国际麦价。截至目前,进口小麦价格在2100元/吨至2300元/吨,而国内小麦到达南方港口价格为2600元/吨,每吨高出进口小麦超过300元。
湖北省粮食局一位负责人表示,现在的托市价,长期下去肯定行不通。按理说,粮食价格涨跌并不固定,托市价格却一直在上升。这种办法把粮食市场扭曲了,国有企业背上了大包袱,越来越难以为继。
三是大量粮源滞留国有粮库,带来国家资金浪费。中华粮网分析师焦善伟表示,随着政策收储量的逐年增加,粮食仓储也产生了大量成本。以河南为例,最高时的收购率达71,从粮食入库到出库,中间产生的收购补贴、保管费用、农发行贷款利息等,加起来每斤小麦有2角多钱的沉默成本。如果能把这些钱补给农民该多好。
构建粮食目标价格体系
要过三道关
业内人士表示,多年来执行的托市收购政策,有力推动了国内粮食产量连年增加,切实保护了种粮农民收益。尤其是在国际粮价波动期间,充裕的国内粮食库存保障了市场供应,稳定了市场粮价,为国家粮食安全做出重要贡献。但与此同时,随着托市价格的日益走高,这一政策也逐渐逼近天花板,未来恐将难以为继。
郑州粮食批发市场董事长刘文进表示,按照目前的形势判断,托市收购政策越来越走不动了。继续走下去,托市价只能遭遇天花板,产生仓容紧、收储难、卖粮难等一系列问题。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中国农科院农经所所长秦富等专家认为,我国夏粮实现了十一连增,如果在部分地区适时在更大范围内出台目标价格政策,完善农产品价格和市场调控机制,一方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农产品价格的大起大落,有助于稳定物价;另一方面可以确保农业从业者有稳定的收入,实现对农民利益的保护。
多位专家认为,未来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方向,是以构建目标价格体系为依托,重新界定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充分发挥市场价格形成机制,让政府实现从无微不至的粮保姆向抓大放小的粮司令转变。但就作为口粮主要品种的小麦而言,要实现这一过程,至少要迈过三道门槛。
一是以什么标准制定小麦目标价格,以怎样的形式进行补贴。从技术操作的角度而言,此间的许多环节都需要认真研究,而这也是基层种粮农民和有关市场主体最为关注的话题。
二是如何防止价格的大起大落。实行目标价格制度后,对政府部门的调控手段和能力都会提出更高要求,对于可能存在的市场失灵风险,需要提前做好预案。
三是市场行情涨跌的合理区间如何界定。一个正常的市场应该是在波动中维持动态平衡,而类似波动的上下区间容忍度在哪里,需要在实践中摸索。
中储粮河南公司有关负责人建议,在目标价格尚未建立和托市收购政策没有退出前,今后应适当放缓托市收购价格涨幅,为目标价格改革留出空间;同时为确保农民利益,可尝试将托市收购价少涨的部分通过其他渠道直接补给农民。
粮丰之下亟须破解共性难题
即使今年夏粮产量创了十一连增的历史新高,但一些制约粮食生产进一步发展的因素在粮食主产区已经成为共性难题。采访中,山东、安徽、陕西等粮食主产区干部群众建议,多措并举、综合施策,破解难题。
首先,降低或取消产粮大县涉农项目配套比例。由于发展粮食生产没有税收,全国的产粮大县基本上是财政穷县,县财政几乎是吃饭财政甚至喝粥财政,每年几千万元的财政资金对于许多种粮大县十分宝贵。基层建议,逐渐降低或者取消产粮大县在农业项目中的资金配套比例,减轻产粮大县在发展粮食生产过程中的负担。
其次,进一步加大对产粮大县转移支付力度。建议按地方粮食生产总量或者粮食贡献量等指标,加大对产粮大县的转移支付力度。本文来源:了望观察网
具体来看,如果按地方粮食生产总量进行奖励,生产一斤粮食中央财政对地方财政转移支付0.1元,即可真正调动起地方产粮积极性;如果按粮食贡献量进行奖励,那么转移支付的金额还需提高,比如若一个县粮食总产量为10亿斤、总人口为100万人,如果按人均年消耗400斤粮食计算,这个地方每年可为国家贡献粮食6亿斤,可按0.15元/斤进行转移支付。
第三,借鉴试点地区做法,整合相关涉农资金。近年来,我国部分地区均进行了涉农资金整合试点。比如从2013年开始,山东莱芜开展了涉农资金整合试点,在资金性质不变、管理渠道不变的前提下,将37项涉农资金整合起来,统筹安排使用,目前已取得初步成效。有关部门可以在总结相关试点地区经验的基础上,逐渐摸索、形成和推行整合涉农资金的成功做法,形成支农合力,改变目前撒芝麻盐的状况。
第四,对老旧水利设施及时修缮并完善后续管理。制定好长远规划逐年、逐级落实,改变水利设施老旧局面。在后续管理问题上,可以借鉴我国部分地区进行的小农水管理体制改革试点经验,紧抓市场化牛鼻子,力破重建轻管难题。